苏南苏北失地农民保障方式迥异对收益的影响
[ 作者/记者:社保网 | 来源:社保网 | 下载 | 2012-2-7 20:17:46 | 阅读: ]
收藏到:

  失地农民是我国工业化和城镇化发展过程中产生的一个特殊群体。虽然农民的土地被征用后会有安置补偿费,但由于补偿标准滞后于经济发展速度、补偿方式单一,以及一些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使得失地农民社会保障问题日益突出甚至比较严峻。2011年6月按照江苏省审计厅的统一部署,我们对苏北某地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情况进行了审计调查,并于同年8月参加了省审计厅组织的审计调查中期交流会,会上全省审计同行交流了审计心得体会和经验做法。苏南、苏北对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方式的不同,影响到被征地农民的保障效果,引起了笔者的浓厚兴趣和思考。

  苏南等经济发达地区,普遍将失地农民整体纳入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主要特点一是缴费年限不能低于15年,二是缴费标准为工资总额的28%,其中企业负担20%;苏北等经济欠发达地区,普遍采取参加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的方式。这种制度是在农村低生活水平的基础上,以低保障,广覆盖为原则制定的,无论是基金的缴纳,还是养老金的测算都低于城镇的生活保障水平。

  中吴网2007年6月21日头条,以《武进区10万名失地农民享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为题报道,常州市武进区出台了《关于建立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制度的意见》。《意见》规定,在征地后人均耕地不足0.1亩和2005年9月以后的被征地农民中,除尚未年满16周岁的一次性领取6000元补助,女年满55周岁、男年满60周岁个人不用缴一分钱每月领取200元保养金外,把男16至60周岁、女16至55周岁的被征地农民全部纳入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体系。资金来源以区、镇两级财政补贴、集体土地征用费为主,参保个人只需一次性缴纳5244.46元,到法定退休年龄后与城镇退休工人一样,每月可以领取570元养老金。以此为测算依据,苏南苏北失地农民保障方式迥异,对保障对象收益产生以下影响:

  一、投入收益不同。武进(苏南)参保个人只需一次性缴纳5244.46元,其余区、县财政补助,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与城镇退休工人一样,每月可以领取570元养老金;据2010年苏北某县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政策规定,当地参保农民每人每年缴纳500元,财政补助100元,缴费年限不少于15年。《江苏省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规定》第十五条规定,个人账户储存额按照不低于人民银行公布的城乡居民1年期银行定期存款的利率计息。为计算方便,本文以2010年10月20日人民银行公布的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2.50%为计算依据,15年新农保个人每年缴费500元,累计缴费按复利2.50%、满15年后终值计算为9190.11元,比武进一次性缴纳5244.46元15年复利终值7595.54元,高出20.99%达到1594.57元,当地的《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领取测算表》显示,达到60周岁后每月领取143元,比武进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每月领取570元养老金相比,每月少受益427元,月收益相差2.98倍。

  二、受益年限不同。现行法定的退休年龄是指1978年5月2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原则批准,现在仍然有效的《国务院关于安置老弱病残干部的暂行办法》和《国务院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国发〔1978〕104号)文件所规定的退休年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1999年3月9日发布的《关于制止和纠正违反国家规定办理企业职工提前退休有关问题的通知》(劳社部发〔1999〕8号)指出:国家法定的企业职工退休年龄是男年满60周岁,女工人年满50周岁。按上述规定,企业职工和新农保男性参保人员退休年龄没有区别,都是年满60周岁。但企业女职工50周岁退休比新农保规定的60周岁早领取10年,10年间企业女职工比新农保女性参保人员按上述复利计算多领取高达78546.90元;即使按《劳动保障部关于完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政策有关问提的通知》(劳社部发[2001]20号)“城镇个体工商户等自谋职业者、农民合同制工人以及采取各种灵活方式就业人员在男年满60周岁,女年满55周岁时,累计缴费年限满15周年的,可按规定领取基本养老金。”的规定:也多领取43692.11元。

  三、综合效益不同。苏南地区上述人员按企业职工一次性缴纳5244.46元复利终值7595.54元计算,每月领取570元,13.33个月即可收回所缴纳的费用;苏北地区新农保每月领取143元,按15年复利终值9190.11元计算,64.27月才能收回缴纳的费用。两者相差4.82倍。

  四、财政补贴不同。苏南失地农民参保人员基本养老费由个人、集体、和本级财政共同出资缴纳(或个人、本级财政负担),按规定缴费标准为工资总额的28%,其中企业(集体或财政)负担20%测算,武进区失地农民个人一次性缴纳5244.46元,那么集体或财政就相应补贴13111.15元,此测算数据,也比较符合上文《武进区10万名失地农民享城镇职工养老保险》报道“据当时测算,将全区符合条件的13.5万多被征地农民纳入保障范围,区、镇两级财政需直接补贴资金16.8亿元”。苏北地区失地农民参加新农保,财政每人每年仅补助100元,15年静态累计补助1500元,和武进补贴一次性补贴13111.15元相比,静态相差8.74倍;如果按年得利2.5%计算,新农保也仅补贴1831.04元,武进失地农民补贴达到18988.85元,两者相差高达10.37倍。且苏南个人承担的费用一般从征地安置补助费中抵缴;集体承担的费用从土地补偿费列支;本级财政承担的费用名义上在土地出让纯收益中列支,但在实际操作中一般都采取“挂账”处理,审计调查就发现,苏南某县一次性就挂账15亿元。由于我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实行的是省际统筹,但实际上多数省份还停留在县、市统筹的水平上,一旦采取省际统筹,上述“挂账”的社保基金,由于“历史”形成的原因,无论是采取原来粮食企业的新老划断,还是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资产剥离方式,毫无疑问都被钻了政策的空子,相当于空手套白狼。相对于苏北地区失地农民没有也无法“挂账”,无疑是最大的不公。

  综上分析,由于苏南苏北对失地农民采取的保障方式不同,保障对象收益天壤之别。主观上由于政策制定和执行方面的差异,客观上导致贫富差距越拉越大。虽然有地区间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差异,表面上是地方财政无力负担,但实质上观念、思维、政策制定和执行等方面的差异也是重要的因素。据媒体报道2009年内蒙古阿拉善经济开发区失地农牧民整体纳入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2011年12月甘肃农民失地80%可享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就可以部分说明问题,在中西部的甘肃和内蒙古都能实行这一政策,苏北或者其他地区实行,包括当地财政压力等应该难度不会大于上述地区。

  欣闻2012年1月22日农历除夕,胡锦涛总书记到北京城乡看望慰问基层干部群众时说,党中央一直高度重视“三农”工作,已经连续九年发了加强“三农”工作的一号文件。党的强农惠农富农政策不但不会改变,而且还要继续加大力度;2011年12月27日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在京召开,温家保总理在会议上提出:“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等,是法律赋予农民的合法财产权利,无论他们是否还需要以此来作基本保障,也无论他们是留在农村还是进入城镇,任何人都无权剥夺。推进集体土地征收制度改革,关键在于保障农民的土地财产权,分配好土地非农化和城镇产生的增值收益。应该看到,我国经济发展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不能再靠牺牲农民土地财产权利降低工业化城镇化成本,有必要、也有条件大幅度提高农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无疑为失地农民保障政策的完善和实际操作指明了方向。

  建立合理的征地补偿和利益分配机制,是保护农民土地财产权的关键。在中国经济有了很大发展后,对于农村的下一步改革,必须以保护农民利益为主。保护农民的土地财产权,让地方政府不能再依赖土地红利获取政绩,保护农民获取土地增值收益,减少因征地引发的社会矛盾。目前,我国非农建设占用耕地每年约为250—300万亩,按人均1亩推算,每年大约产生250—300万的失地农民。土地是不可多得的再生资源,是农民的生产资料,更是农民生活保障的基础。农民失去土地,就意味着失去了经济来源和生活保障。如何把失地农民“最后的晚餐”做的色香味美,一是思想上再认识。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要转变思路、创新手段,积极探索,高度认识解决失地农民社会保障问题,事关改革发展和稳定的大局,是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推进城乡一体化进程的重要内容,也是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必然要求,如何从根本上高效、便捷地解决失地农民社会保障问题理应成为各级党政部门的当务之急;二是宣传上再发动。利用各种形式的宣传工具,在宣传党的富民政策的同时,把失地农民保障方面的政策理解透、宣传好,发挥政府主导作用,积极引导;三是措施上再落实。将失地农民纳入整个社会保障体系既是统筹城乡发展、缩小工农差别的执政要求,也是世界各国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的趋势,通过多元化、多层次的制度安排,逐步向完善统一的社会保障体系过渡,可以预留政策“接口”,便于条件成熟时将其与城镇职工社会保险接轨。

  [原文地址:http://www.cnss.cn/new/bjzm/yjt/201202/t20120201_252663.htm]

 热门社保政策法规
 各地热门社保政策
 热门社保查询工具
 热门社保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