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7000员工辞职内幕:辞职的欢喜 没辞的羡慕
[ 作者/记者:龙灿 | 来源:四川新闻网 | 下载 | 2007-11-9 9:56:22 | 阅读: ]
收藏到:

  99.9%的员工被返聘,并获高额补偿和带薪休假,劳动部门至今尚未接到华为辞职员工的投诉“有钱拿有假耍 我也想被辞职”


  长时间的禁口之后,7日,华为方面表示,7000名具有8年以上工龄员工自愿辞职竞岗事件结束。 辞职员工中约99.9%的员工在获得高额补偿之后,重新获得相应的岗位。“辞职”员工皆大欢喜,而此前曾表示将高度关注、并介入调查的广东省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门,取消了情况说明会继续沉默。

  自此,被媒体广泛解读的华为“辞职门”事件,虽盖棺,却并无官方结论。


  华为声明:7000人辞职 让企业更有活力

  11月1日,华为7000人辞职事件进入20天之后,深圳市劳动与社会保障局发现,7000华为人辞职成了他们不得不应对的麻烦。劳动保障部和广东省劳动厅的询问电话直接打到了深圳市劳动局。2日一大早,深圳市劳动局组成由劳动关系处处长秦晓南为首的调查组,赶赴华为听取情况说明。

  深圳市劳动局新闻发言人米科长介绍:“由于辞职人数多,影响大,我们压力很大,工作组双休日都在加班”。但他拒绝透露调查的进展,并称事关重大,需研究后才能做出结论。

  11月5日,华为单方面向部分媒体记者发来一份传真,对7000老员工辞职事件进行情况说明。在这份“情况说明”里,华为强调,7000人辞职是为适应业务国际化的拓展,提升国际竞争力,华为进行了一系列的人力资源制度变革,包括人岗匹配和定岗定薪的薪酬制度改革、员工福利和保险保障制度的改革等,目的是让企业内部更和谐、更富有活力。是为改良企业“工号文化”,并按照员工自愿的原则。

  华为还特意强调,7000人自愿辞职,是建立在对《劳动法》深入学习和领会的基础上。


  劳动部门:事件如何定性?遭遇法律难题
  6日,广东省劳动厅原定当日召开的说明会突然被取消。深圳市劳动局劳动关系处处长秦晓南告诉记者,事情正在研究,两日之内,他们会给公众一个明确说法。但一直到8日,深圳市劳动局仍没有兑现承诺,其新闻发言人米某称,现场调查虽已结束,但劳动部门还在跟进关注,不方便表态。

  深圳市劳动局政策法规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华为7000人辞职更像是华为单方面的表演。他们专门开会强调“严禁对外发布消息”。据她介绍,劳动部门禁口的主要原因是劳动局对该事件的认定遭遇法律难题。新《劳动法》实施前,现在沿用的旧《劳动法》对7000华为员工辞职事件无对应的条款。且华为的N+1赔偿方案,高于即将于2008年1月1日开始执行的《劳动法》的补偿标准。劳动法的实际意义在于维护劳动者的基本权益,在华为员工的基本权益得到充分保障的前提下,劳动局本身不能违法行政。她举例,到目前,无直接当事人投诉华为技术方面侵犯劳动者的基本权益。

  记者现场查询深圳市劳动局投诉接待记录时发现,在华为7000员工辞职事件爆发20多天后,全市劳动部门没有接到一个当事华为员工的投诉。


  华为员工:有钱拿有假休 没“辞”的人很羡慕

  7000人被要求集体辞职,媒体“舆情汹汹”,身处旋涡中心的华为是否会成为一锅开水?

  6日,当记者再次赶赴华为城时,看见的依然是一片平静。严格的保安将所有试图进入华为城的记者挡在门外,理由是没有经过预约,不接受采访。偶尔可以见到佩带工作牌的华为员工按部就班的忙碌着。

  据一位2004年进入华为的员工介绍,10月上旬,公司内部老员工曾有过一些议论和担心,但随着补偿和大多数人的“竞聘”返岗,担心早就过去了,只是媒体还在炒。现在自己所在的部门每个人该干什么干什么。没有进入7000人大名单的人,还对那些被“辞退”的员工很是羡慕。根据N+1补偿方案,他们首先是领到一大笔现钱,在辞职等待竞聘时,还可以享受5天到1个月的带薪休假。羡慕还来不及呢。

  尽管内部并无大的分歧,但华为还是有严格的禁口令。一个叫贺军的华为员工告诉记者,他不能说话,因为公司有规定。深圳华为技术人事部除了经媒体联络部门给相关媒体发内容一致的传真外,不接受任何采访。7000人辞职事件,除了让企业增加大量的行政成本外,实际收获会有多少?面对记者的询问,深圳华为人事部副部长张志刚一笑而过过:“7000人辞职?我不知情。”


  记者手记:7000人辞职 一场兴师动众的CEO事件

  “舆情汹汹”,但从结果来看,7000人皆大欢喜的辞职与《劳动法》的尊严无关。

  作为取消“工号文化”的标志,任正非的001号工号可能随辞职事件而易主。但任正非还是任正非。在《华为人》的内部刊物上,随时会有他激情四射的写作,此次也不例外,他那篇激情四射的《天道酬勤》之后,7000人集体“辞职”,是否是有组织的行为我不下定论,但动作出奇的整齐划一。

  在华为的粉丝们看来,任正非是神,N+1方案从容地游刃在新劳动法第14条“军规”之上。但从人的动物属性看,任正非是人,不可能是神。既然N+1的成本,可以从容应对任何一个试图懈怠的华为人,又何必如此兴师动众,损耗大量人力物力,并让一大群记者和职能部门闻风而动外加胆战心惊?

  舆论解读任正非的辞职门事件为“赔了夫人又折兵”。但我更愿意将其突然发起的7000人集体“运动”看成一个危险的信号。当个人魅力远去之后,一个企业最终还是要靠制度和企业远景来延续。“华为帝国”的守业时期,期待的这还有赖于管理者的放权。

  因为常识和案例告诉我们,折腾不等于管理,企业更不等于CEO。

 热门社保政策法规
 各地热门社保政策
 热门社保查询工具
 热门社保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