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60年:妇女社会保障的发展与完善
[ 作者/记者:宋利彩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下载 | 2009-10-9 22:20:14 | 阅读: ]
收藏到:

  新中国成立60年来,我国妇女的社会保障也经历了一个不断改革、发展和完善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不仅惠及全民的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等实现了妇女的老、病、贫、困时的社会保障,带有更明显性别特征的社会保障体制,如生育保险,也探索出一条由单位福利到社会统筹互济之路,为妇女的生育健康埋单。而妇女的劳动权益保障体制,奠定了妇女在社会中的政治地位、经济地位和家庭地位,并将最终促进妇女自身的全面发展。

  由“企业生育保险”到“社会生育保险”

  妇女生育保障,伴随着新中国第一个社会保险条例的出台而出现。

  1951年2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出台,它不仅掀开了新中国建设社会保障体系的大幕,而且揭开了我国生育保险制度的第一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第十六条专门做了女工人与女职员生育待遇的规定:女工人与女职员生育,产前产后共给假五十六日,产假期间,工资照发。女工人与女职员小产,怀孕在三个月以内者,给假十五日;在三个月以上不满七个月者,给假三十日,产假期间,工资照发;产假期满(不论正产或小产)仍不能工作,经医生证明后,均应按第十三条疾病待遇规定处理之;女工人与女职员或男工人与男职员的配偶生育时,由劳动保险基金项下付给生育补助费,其数额为五尺红市布,按当地零售价付给之。

  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诞生的生育保障制度,覆盖对象,主要还是公有制单位的妇女群体,生育保障的范围还不宽,不仅没有工作的城镇妇女无此保障,对于广大农村妇女,更是空白。

  随着社会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妇女结婚、生育子女不仅是个人行为,更是社会行为,是一种社会劳动。如果妇女生育的权益得不到保障,许多其他权益也会受到损害。

  “改革初期,虽然国家层面上的生育保险改革相对滞后,但是一些地方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中国人民大学劳动和人事学院教授潘锦棠说。

  1988年9月,江苏省南通市开始实行《南通市全民、大集体企业女职工生养基金统筹暂行办法》,企业按男女全部职工人数每年一次性向社会统筹机构上缴一定数额的资金,建立女职工生养基金。统筹企业中有女职工生育,其生育医疗费和生育津贴由社会统筹机构负责支付。几乎同时,湖南省株洲市也在当年试行生育保险基金社会统筹。

  但由于各地办法不统一,管理与监督上的难度有所增加,很需要全国统一的法规出台。

  1994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发布《企业职工生育保险试行办法》,形成了全国统一的生育保险基金统筹办法。《办法》提出:企业按不超过工资总额1%的资金向劳动部门所属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交纳生育保险费(职工个人不交纳生育保险费),社会保险经办机构负责生育保险基金的收缴、支付和管理;生育保险基金支付项目包括生育津贴、与生育有关的医护费用和管理费,其中,生育津贴按本企业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计发。

  1995年7月,国务院又发布了《中国妇女发展纲要(1995—2000)》,“95纲要”提出生育保险的目标是:到20世纪末“在全国城市基本实现女职工生育费用的社会统筹”。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随即发布了“关于贯彻实施《中国妇女发展纲要》的通知”,要求“全国80%左右的县(市),到本世纪末实现生育保险社会统筹”,并将保险覆盖面扩大到城镇各类企业,且制定了贯彻“95纲要”实施方案。

  “可以说,正是‘95纲要’和原劳动部相关的文件推动了《企业职工生育保险试行办法》在全国实行。”潘锦棠教授说。

  2005年,首度修订的《妇女权益保障法》规定:“国家推行生育保险制度,建立健全与生育相关的其他保障制度。”

  至此,妇女生育保险由国家、企业、个人三方负担,妇女因为生育而发生的医疗费用、产假期间的工资,由专门的社会生育保险机构来承担。截至今年6月底,全国参加生育保险的人数达9794万人。

  从家务劳动到社会生产劳动

  就业是生存之本,更关乎尊严。新中国成立之前,男性是生产资料的占有者,而广大妇女却埋头于家务劳动,在政治、经济、社会中丧失了应有的地位。

  1953年1月,《人民日报》以《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为题,报道了山西平顺西沟村妇女申纪兰带领妇女争取权益的事迹,在全国引起轰动。

  那年,已经当上西沟村农业合作生产社副社长的申纪兰,积极动员妇女参加队里的劳动。但队里妇女劳动积极性不高,有妇女反映:“男女干一样的活儿,男人一天记10分(工分),妇女只记5分,还不如在家纳鞋底呢。”

  于是,申纪兰就和队里的几个妇女积极分子一起向社里提出:“男女干一样的活儿,应记一样的工分。”但男人们也不干了:“妇女劳动得怎样都不知道,就要同工同酬?”

  于是双方干脆来了场实地干活比赛,结果妇女能和男人一样放羊、耙地、站耙,丝毫不弱,下地间苗,妇女动作灵巧甚至超过了男人。男人们终于服气了,社务委员会经过认真的讨论,重新确定了男女同工同酬的分配办法。

  申纪兰所在的西沟村以“中国最早实现同工同酬”被记入史册;此后,“男女同工同酬”逐渐在全国普及,并在1954年被写入了新中国《宪法》。

  妇女参加社会生产劳动,有了经济地位,才能有社会地位、政治地位和家庭地位,才能实现自身全面发展,对社会做出更大贡献。

  保障妇女劳动权益,就是保障妇女的生存权和发展权。而如何保障妇女的劳动权益,中国政府充分运用了法律的、行政的和教育的手段,来消除对妇女的各种歧视,保护妇女的权益。

  1951年2月26日,当时的政务院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规定,从1951年3月1日起试行,包括妇女、工人群众最感痛苦的生、老、病、死、伤、残等困难,得到初步的解决。

  改革开放之后,国家对妇女的劳动权益保障更加有力。几乎所有涉及劳动者的法律,都对妇女劳动者作出了保护性规定,而一些专门法律和规定的出台,更有力地保障了妇女的劳动权利。

  1988年,为维护女职工的合法权益,减少和解决女职工在劳动和工作中因生理特点造成的特殊困难,保护其健康,以利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国务院颁布实施了《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全面规定了妇女在社会劳动中享有的权利。

  1992年颁布实施的全面保障妇女权益的《妇女权益保障法》,更是专门一章规定了妇女的劳动权益。第一条就规定:“国家保障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劳动权利。”

  1995年,我国制定和发布的《中国妇女发展纲要(1995-2000年)》提出:消除就业性别歧视,实现男女平等就业,保障妇女劳动权利,妇女从业人员占从业人数的比例保持在40%以上,保障女职工享有特殊劳动保护。

  近年来,各级政府、各部门更是积极贯彻落实《劳动合同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禁止招工、招聘中的性别歧视;保障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参与资本、技术等生产要素的分配权,保障多元化分配形式中的男女同工同酬,同工种、同类别从业人员中女性工资与男性工资相同,缩小男女收入差别;拓宽妇女就业渠道,在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中,充分考虑妇女就业的需要,大力发展第三产业特别是社区服务业,为妇女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和就业岗位;进一步落实女职工劳动保护政策,指导各类用人单位把女职工特殊劳动保护条款纳入劳动合同和集体合同,做好女职工经期、孕期、产期和哺乳期的“四期”保护工作;加大劳动保障监察执法力度,切实保障妇女的劳动权利……

  不断满足妇女群众新期待

  除了带有明显性别特征的国家保障体制,可以说,新中国社会保障的每一次转变和完善,都惠及了占人口总数近一半的妇女同胞。

  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失业保险开始建立,并从国有企业职工扩展到各类企事业单位;基本养老保险明确实行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制度模式;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制度改革从1994年开始试点到1998年全面启动,与此同时,工伤保险、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等制度也得到发展完善。

  党的十六大提出,要加快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社会保障开始进入统筹城乡发展和制度创新的新阶段。

  2003年国家实施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着力解决农村居民的看病问题,政府公共财政在新制度中出资比例约占80%;2007年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同年开展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试点,计划用3年时间在全国推开,覆盖城镇全体居民;2008年决定在部分省市进行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试点;2009年中央出台了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国务院制定了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近期重点实施方案,把加快推进医疗保障制度建设作为第一项任务;今年还将开展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说:“经过几十年的探索,我国形成了以社会保险为主体,包括社会救助、社会福利、优抚安置、住房保障和社会慈善事业在内的社会保障制度框架,制度总体平稳。”

 热门社保政策法规
 各地热门社保政策
 热门社保查询工具
 热门社保参考资料